menu

“十四五”及中長期電力供需形勢展望

類別:媒體聚焦發布時間:2021-07-22 瀏覽人次:512
分享到:

2016年以來,我國電力供需形勢總體平穩,“十三五”中后期,湖南、江西等局部地區電力供需形勢逐步趨緊。為保障電力供應安全,避免供需形勢大起大落,現結合“十四五”和中長期電力需求、電源發展情況,預判我國未來電力供需形勢,并提出保障措施建議。

一、“十三五”電力供需形勢回顧

電力供應保障能力穩步夯實。“十三五”期間,我國電力基礎設施建設規模穩步增長,電力供應安全性和可靠性持續提升,為新常態下經濟轉型升級和穩定增長提供有力支撐。截至2020年底,全社會用電量達到7.5萬億千瓦時,全國發電裝機達到22億千瓦,“西電東送”規模達2.7億千瓦。

電力供需形勢總體平穩,局部地區逐步顯現偏緊態勢。“十三五”期間,我國電力供應由相對寬松、局部過剩逐步轉向總體平衡、局部偏緊,實施有序用電的范圍持續擴大、規模明顯增加。2020年入冬以后,湖南、廣西、廣東等地用電高峰時段電力供需緊張,最大錯避峰電力分別約287萬千瓦、65萬千瓦和35萬千瓦。2021年1月,電力供需緊張形勢延續,湖南錯避峰電力約195萬千瓦,江西最大需求側響應約59萬千瓦、錯避峰電力約122萬千瓦,四川錯避峰電力約279萬千瓦,江蘇需求側響應約266萬千瓦、推動輪休錯峰約1143萬千瓦,安徽錯避峰電力約115萬千瓦。

供需兩端多重因素疊加引發局部地區供需偏緊。一是大部分地區電力需求超預期增長,“十三五”末全國超過2/3省區用電量增長超出規劃預期,主要集中在東部沿海的廣東、江蘇等地區和中西部地區的湖南、江西等地區。二是部分支撐性電源建設滯后,抽水蓄能、核電、氣電裝機規模僅分別完成“十三五”規劃目標的50%、74%和73%。三是受配套電源建設進度滯后、送受端網架存在薄弱環節等因素制約,部分跨省區輸電通道利用率偏低,不足60%。四是新型儲能大規模應用之前,新能源的隨機性、間歇性特征決定了風電、光伏無法提供與其裝機容量相當的保障出力。總體上,需求側超預期發展和供給側支撐能力不足,是局部地區供需趨緊的主要原因。

二、2021年電力供需形勢研判

全社會用電量預計大幅反彈增長。2021年上半年,國內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經濟用電快速反彈,大量海外訂單回流,下游基礎設施建設需求旺盛,鋼鐵、有色等產品價格處于高位,企業生產積極性較高,1~5月全社會用電量累計同比增長17.7%,是2011年以來的最高水平。下半年,在碳達峰、碳中和戰略目標下,風電、光伏發電、新型儲能等供給側基礎設施建設將快速擴張,需求側新能源汽車、充電基礎設施等建設將穩步推進,帶動相關高技術產業和裝備制造業快速發展。新冠疫苗接種工作的全面推進,將進一步減弱疫情對交通運輸、餐飲、住宿等服務業的影響,帶動服務業用電增長持續回升。隨著鄉村振興戰略的持續推進,部分城鎮老舊小區改造完成,城鄉電氣化水平將穩步提升,居民生活用電仍有較大增長空間,但考慮到居民居家生活總體時間要低于2020年水平,預計今年居民生活用電增長總體低于去年同期水平。綜合上述因素,預計2021年全社會用電量將超過8.1萬億千瓦時,同比增長8.0%以上。

總裝機規模穩步增長,支撐性電源裝機稍有不足。結合電源項目開工建設進度,預計2021年全國發電總裝機容量約24億千瓦,較2020年新增約2億千瓦。其中,支撐性電源裝機約17.2億千瓦,較2020年新增約9700萬千瓦,占新增裝機的一半左右,同比增長約6%,低于用電增速。

預計今年全國電力供需形勢基本平穩,華北、華東、華中、南方局部地區高峰時段存在較大電力缺口。根據測算,2021年全國大部分地區電力供需基本平衡。預計浙江、湖北、湖南、廣東、廣西、云南等省份局部地區高峰時段將出現電力供需緊張的情況,此外,華北地區的冀南、蒙西、山東,華東地區的江蘇、安徽,華中地區的河南、江西、四川、重慶,南方地區的貴州用電高峰時段電力供需偏緊。上述地區需緊密跟蹤氣象及電力需求變化,加強電煤儲備、發電燃氣供應、電網安全可靠供電、有序用電等保障措施,提前做好應急保障方案。

三、“十四五”電力供需形勢研判

電力需求將保持剛性增長。“十四五”期間,我國將加大“兩新一重”建設力度,加快構建雙循環新發展格局,經濟發展內需持續擴大,預計電力需求將保持中速剛性增長。從用電增長驅動力來看,制造強國的發展目標決定了第二產業用電仍將剛性增長,大數據、電動車、5G通信等將帶動第三產業用電持續快速增長,人民對美好生活的用電需要將推動居民生活用電穩步增長。此外,為實現碳達峰、碳中和戰略目標,電能替代力度將持續加大,成為電力需求增長的重要動力。綜合多方面因素,預計2025年全社會用電量將達到9.5~9.8萬億千瓦時,“十四五”年均增長4.8%~5.5%。

傳統支撐性電源穩步增長,新能源裝機規模持續提升。“十四五”期間,水電、核電等長周期非化石電源投產時序已基本明確,預計常規水電、抽水蓄能、核電分別新增約4100萬千瓦、3100萬千瓦、2000萬千瓦,2025年分別達到約3.8億千瓦、6200萬千瓦、7000萬千瓦。此外,預計2025年新型儲能達到3000萬千瓦以上,氣電達到約1.5億千瓦。“十四五”期間,嚴控煤電項目,結合電力供需形勢,科學確定并優化調整布局,發揮托底保障支撐作用。為實現2025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20%左右的目標,2025年風電、光伏發電、生物質發電等新能源裝機需大規模發展。

全國電力供需形勢總體趨緊,面臨系統性硬缺電風險。考慮水電、核電、風電、光伏發電、氣電、新型儲能等按期投產;結合各地區光伏發電特性與系統負荷特性匹配情況,確定光伏參與電力平衡規模;結合風電滲透率和風資源條件,風電按照5%參與電力平衡;在此基礎上,新型儲能規模全部納入電力平衡。此外,各地區分別按照3%~5%采取需求側響應措施,充分考慮區域電網備用共享,優化各地區備用容量,充分提升現有跨省區輸電通道能力,優化省間電力互濟,嚴控煤電項目,按需投產。電力平衡測算結果表明,“十四五”期間全國電力供需形勢總體趨緊,電力缺口逐年擴大,若不及時加強支撐能力建設,或將出現系統性硬缺電風險,主要集中在華北、華東、華中、南方等部分地區。

按照當前支撐電源建設進度,2023年京津冀魯、華東、華中東四省、重慶、粵桂黔等地區電力缺口分別在1000萬千瓦、400萬千瓦、1000萬千瓦、400萬千瓦和200萬千瓦以上,2025年進一步擴大到2500萬千瓦、1700萬千瓦、2500萬千瓦、700萬千瓦和1000萬千瓦。

四、中長期電力供需形勢研判

為支撐煤炭、石油、天然氣盡早實現碳達峰,我國將實現更高水平電氣化,預計2045年前后用電趨于飽和,人均用電量達到8500千瓦時以上。中長期我國電力需求仍將持續增長,預計2030年、2035年全社會用電量將分別達到11.5萬億千瓦時、13.1萬億千瓦時,五年年均增速分別約3.9%、2.6%。

以“十四五”電力供需基本平衡為基礎,結合各類電源發展潛力進行測算,中長期全國仍將存在較大電力缺口,電力供應緊張的地區主要集中在華東、華中、粵桂黔地區,電力缺口分別在1600萬千瓦、4200萬千瓦、2500萬千瓦以上。

五、電力供應保障措施建議

“十四五”及中長期,在碳達峰、碳中和戰略背景下,為服務保障經濟高質量發展,需堅守電力安全底線,加快構建產供儲銷綜合電力保障體系,加強電力供需形勢監測預警,從源、網、荷、儲各環節多措并舉提升電力供應保障能力。

大幅提升用戶側需求響應能力。鼓勵電價敏感型高載能負荷改善工藝和生產流程,積極發展電動車、新型儲能、電供暖等可中斷負荷靈活參與的智能高效用電模式,完善峰谷電價和需求響應價格機制,釋放居民、商業和一般工業負荷的用電彈性,引導用戶優化用電模式。力爭到2030年,全國各地區需求側響應能力達到最大負荷的5%以上。

積極優化布局新型儲能電站。推動新型儲能規模化發展,加快推進新型儲能技術研發和應用。在西部新能源富集地區以新型友好綠色電站模式布局一批電源側新型儲能,在中東部負荷中心地區以源網荷儲模式布局一批電網側和用戶側新型儲能,在偏遠地區結合分布式新能源布局一批新型儲能,重點解決獨立供電問題。

著力提升新能源電站支撐能力。鼓勵建設系統友好型新能源電站,探索市場化商業模式,開展多能互補和源網荷儲一體化運營示范,通過合理配置儲能設施、提高能量轉換效率、提升長時間尺度新能源預測水平、智慧化調度運行等手段,提升新能源發電容量置信度,為電力系統提供必要的容量支撐和調節能力。

提升存量輸電通道利用率,推動已明確輸電通道盡快投產。“十四五”期間,針對準東至皖南、上海廟至山東、晉北至江蘇、錫盟至泰州等存量輸電通道,通過加強送受端地區電網網架、加快配套電源投產等措施來提升輸送能力,合計約4000萬千瓦。加快推進陜北至湖北、雅中至江西、白鶴灘至江蘇、白鶴灘至浙江等已明確輸電通道及配套電源建設投產,確保“十四五”初期新增3200萬千瓦輸電能力充分發揮。

持續提高電力資源配置能力與質量。“十四五”期間,在新能源支撐能力大幅經濟可靠提升以前,考慮京津冀、華東、華中地區環保約束增強、東部省份率先碳達峰等,需依托北方綜合能源基地加快開工建設一批輸電通道,提升中東部重點地區的電力支撐能力。中長期,重點構建以水電、新型儲能為基礎保障,新能源最大化利用和開發的新模式。以可再生能源外送為重點,超前謀劃大型清潔能源基地外送通道和接續方案。力爭到2030年,跨省跨區電力資源配置能力達到4.2億千瓦以上。

嚴控煤電項目按需建設,支撐遠期有序退出。堅持系統觀念,統籌電力綠色低碳轉型和安全供應保障,在系統友好型新能源電站大規模應用并逐步替代傳統支撐性電源以前,用好存量火電,結合供需形勢科學確定并優化調整項目布局,充分發揮其系統支撐和調節作用,確保足夠的電力安全供應保障能力,為經濟高質量發展提供堅實的電力保障。與此同時,加快突破新型電力系統關鍵技術,支撐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建設,為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下的煤電有序退出奠定基礎。

強化重點地區清潔能源產業布局。在做好供給側保障能力建設的同時,積極引導優化調整產業結構,鼓勵適應新能源的產業優先發展。在內蒙古、青海、西藏等西部資源條件好的地區重點布局新型儲能、新能源等產業集群,在江蘇、浙江、福建、廣東、廣西等地區重點布局海上風電產業集群。通過引導產業布局調整,有效縮短電力資源配置距離,促進清潔能源就地開發高效利用。
花样直播下载-花样直播下载app-花样直播下载手机版